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6y123.net > 正文
  • 唐德宗为何设立镇海军?
  • 日期:2019-10-17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大历十四年(779)唐德宗李适即位,拉开了朝藩关系转向的帷幕。随着德宗即位之初政府财政实力的恢复,以及对西北、西南藩镇掌控措施的落实,以重新树立中央威信与权力为己任的德宗,决定改变其父代宗姑息两河藩镇的政策。

  建中二年(781)正月,成德节度使李宝臣死,德宗欲革代宗之弊,遂不许宝臣之子李惟岳袭位。八月,平卢节度使李正死,德宗同样没有准许其子李纳的袭位要求。于是朝藩之间的矛盾一触即发,成德、魏博、淄青、山东东道四镇连兵反唐,拉开了唐朝中后叶规模最大的朝藩战争“四镇之乱”的序幕。

  然而建中二年六月,为了即将开始的朝藩战争,德宗却对江东地区作了一次重要的军政安排,这就是在浙江西道建立藩镇部队镇海军,任命苏州刺史韩滉为镇海军节度使、浙江东西道观察使。

  这条史料之所以引起我们的注意,成为我们讨论德宗设立江东藩镇的开始,并不在于它揭示了德宗是为了即将开始的削藩战争才对江东进行这次军政调整的,而在于通过这条史料,我们发现江东这次军政调整的规模很不寻常。

  首先尽管和帝国其他地区一样,江东的节镇建置也早在肃、代时期就已出现,但是江东的军政势力却并未因节镇的设立而发生质的变化。作为江东藩镇之一的浙西镇,在肃、代两朝从未设立过“镇海军”,虽然其镇内也存在过军队建制,甚至在最多时同时设有五军,但这些军队彼此兵力分散,总体来说各军实力都不强。

  其次,代宗朝十余年不予江东地区设置“节度使”的惯例,也在德宗的此次调整中被更革了。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即江东的疆土设置在此时发生了重大变化,安史之乱后逐渐划分出来的浙西、浙东、宣三镇此时合为一镇。

  这种种措施似乎都在提醒我们,德宗的此次江东军政调整,已经颠覆了前朝肃、代两朝所推行的保守谨慎的江东政策。那么,德宗朝的时局变化是否果真需要江东为此大加调整呢?

  我们知道平叛藩镇叛乱的主力依旧来源于北方各镇,河北的幽州、河南的淮西、永平、河东、以及中央掌握的神策军等才是德宗征讨四镇的主力。德宗对北方进行重要战略部署当然无可厚非,但位于长江下游的江东距离叛镇尚远,而德宗对它的部属却已可与当时的中原藩镇相比。

  就这点来看,德宗的措置也与肃宗时代江淮的战略重心偏重于淮南有所不同,而是有意提高了江东的军事地位。

  如果我们确信德宗对江东军政设置的这次调整,是为了即将开始的削藩战争所做的准备,那么我们就又要问,德宗究竟需要江东为这次战争做怎样的准备,以至于需要他花费如此大的力气去调整江东的军政设置?

  要解答这个问题,我想或许从被德宗任命为镇海军节度使的韩滉这个人物着手来寻找一些线索会比较有帮助。

  韩滉,字太冲,京兆府万年县人,开元名相韩休之子。安史之乱爆发韩滉避地山南,后诏殿中侍御史,累迁吏部员外郎,吏部郎中、给事中、兵部选事、尚书右丞,知吏部选事。史称其明于吏道。大历六年(771)拜户部侍郎、度支,遂与时任吏部尚书的刘晏分掌天下财赋。

  在这段关于韩滉出为镇海节度使之前,也就是德宗即位以前的经历中,最值得我们关注的是韩滉在代宗与时任吏部尚书的刘晏分掌天下财赋长达九年的“度支”经历。

  刘晏及其在代宗时代的财政改革是唐代经济史领域众所周知的事实,他对盐业、漕运的改革对整个唐后期的经济走向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一个能与财政专家刘晏共事九年,经历过代宗朝的财政改革,且担任着全国财政中枢“度支”一职的人物,绝非会是一个泛泛之辈。

  在代宗一朝唐廷财赋逐渐恢复的过程中,除了刘晏外,韩滉的作用也绝不能低估。但或许是由于韩滉“苛克颇甚,人多怨”,加之他“弄权树党”,史称德宗即位便将其外放晋州刺史。

  不过韩滉的时运实在不差,在他被贬为晋州刺史没多久,就由于一个人的建言而被任命去江东担任节度使,而这次调任也成了韩滉人生的转折点。这个人就是李光弼的学生,当时镇守江东一方的大将柏良器。

  而接受柏氏建言的人是另一个在德宗朝初期的重要人物,也是唐后期鼎鼎大名的推动两税法实行,同时也是将韩滉的同僚刘晏挤下台的宰相杨炎。

  杨炎之所以要调遣有九年度支经历的韩滉入浙,就是看中了韩滉突出的理财能力。因为柏良器明确向杨炎指陈了“两河有事,税赋所办者,唯在江东”这一点。而此时的浙西观察使李道昌无政,另选干练有为的人担任此职就势在必行,而韩滉恰恰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德宗对江东进行军政调整的最根本的原因,通过这条史料其实也已经揭示出来了,即此时的“职税所办者,惟在江东”。

  当然,要保证江东的财税,除了以财政专才韩滉出镇江东外,江东本身的军事实力也需要提升,这其中的原因恐怕不容忽视。

  一个是在安史之乱爆发后,江淮已成为农民起义的高发地。在肃、代两朝发生的农民起义中,江淮地区的占了约44%,故时人曾以“中原大乱,江淮多盗”来形容当时的局势。

  因此与稳定西部的吐蕃一样,德宗显然不希望在讨叛战争期间,江东地区再次对中央的军事行动有所牵制。所以为了防止此时战乱波及江东,保障至关重要的赋税所在地,重新恢复节度之号并建立镇海军显然还是有一定必要的。

  新闻-娱乐-体育-名人-探索-房产-财经-青年信息-农村共青团-科技-爱国-管家婆彩图牛魔王澳门开奖结果


开奖结果六和| 099kj心水论坛| 香港买马论坛白小姐| 香港赛马会三肖会员区| 六和传说心水报| 最准公式一码中特网址| 香港凤凰马经彩图图库| 8个复试三中二中3个多少组| 香港黄大仙六肖中特| 牛魔王管家婆开奖结果|